卫辉汽车网

当前位置:

苗绣用一根绣花针守护的名族文化技艺

2019/11/09 来源:卫辉汽车网

导读

苗绣是指苗族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是苗族历史文化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之一,是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

苗绣是指苗族民间传承的刺绣技艺,是苗族历史文化中特有的表现形式之一,是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

苗家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清《开化府志》、《广南府志》、民国《马关县志》、《邱北县志》都记载有苗族妇女\能织苗锦\之句。2006年5月20日,苗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

苗绣用一根绣花针守护的名族文化技艺

苗绣的起源

苗绣是苗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服饰文化的瑰宝。要数中国少数民族工夫绝技,苗绣以其古老、奇异以及文献特性著称。

现存的苗绣,起源于古代濮人的雕题文身。雕题是用刺刺破皮,涂以朱砂或其它色采。文身是用刺仿龙、凤、夔花纹雕题,在人身上刺出保护色花纹,藉避龙、夔之害,战胜龙、夔,以谋生存。

到南蛮时期,发明蚕桑术后,雕题文身从残酷的保身艺术构成美的装潢艺术。到了骨针、铜针、骨织板、铜织板出现后,雕题文身艺术又进一步演化成挑花、织花、凿花、绣花技艺发展。到春秋、战国时期,进而构成了湘绣、蛮绣。湘绣以居住在湘江流域的濮人后裔相柳一支为主体,其绣花技艺向写实逼真的艺术境界发展。蛮绣以居住在沅江流域、乌江流域的六蛮、七戎的蛮氏为主体,其凿花、绣花、织花技艺向空想的艺术境界发展,保持了濮人后裔挑花、绣花、织花的对称图案格局,形成苗绣、苗锦风格。

苗绣用一根绣花针守护的名族文化技艺

到了元、明清,汉籍中不断出现了依照服饰特点将苗民分为红苗、花苗、白苗、青苗、黑苗的记载。他们均以某一动物作自己氏族的代表,崇拜的图腾。这种图腾崇拜极大地影响了氏族绣品装饰纹样的主体物象的表现和风格的形成。随着各氏族间频繁的交往、装饰纹样的相互借鉴、补充、渗透的现象也日渐增多。

苗家姑娘个个会绣花。由于环境的熏陶,苗族女孩四五岁就随着母亲、姐姐和嫂嫂学绣花了。到了七八岁,她们的绣品就可以镶在自己或他人的衣裙上了。

苗绣的特点

苗绣以5色彩线织成,图形主要是规则的若干基本几何图形组成,花草图案极少。几何图案的基本图形多为方形、棱形、螺形、十字形、之字形等。苗族妇女刺绣不打底稿,也不必先描画草图,全凭自己天生的悟性,娴熟的技艺和非凡的记忆力,数着底布上的经纬线挑绣。她们凭仗丰富的想象力,布局谋篇,将一个个单独的局部的图形巧妙组合,构成一个饱满的绣品,到达和谐完善的境地,美观大方。

苗绣用一根绣花针守护的名族文化技艺

苗绣最讲求对称美、充实美和艳丽美。所谓对称美,就是上下左右不论图形、色彩、空间,都完全要求对称;所谓充实美,就是整个绣品不留空白;所谓艳丽美,就是用色大胆,大红大绿,鲜亮夺目。

苗绣的图案

苗族人民忠诚朴实、勤劳勇敢、富有感情,是一个爱好和平,有着美好向往的民族。他们善用装饰纹样来美化生活,借丰富的物象来反映喜庆、吉祥、人寿、年丰、友谊等生活内容,表达自己的感情及内心的憧憬。这些物象有兽类的龙、麒麟、狮子;花果类的桃李、牡丹、玫瑰、芙蓉;鸟类的喜鹊、凤、鸳鸯;中文的福、禄、寿、喜;自然界的山川、河流、日月、人物以及传说中的仙人善神和他们的道具等等。

苗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组成本民族的氏族部落很多,他们为了崇拜、铭记自己的保护神,或区别各氏族,都以某一动植物作为自己氏族的代表,装潢自己。如:蛮氏族以凤为主体,戎氏族以龙为主体,夔氏族以麒麟、狮子为主体,僚氏族以花果为主体,莱氏族以鱼虾、水、草为主体,樊氏族以蝶蛾为主体,盘氏族以狗为主体。且近山者多配花、鸟、走兽,近水者多配龙、虾、鱼、藻。

苗绣图案的组成,大抵分为枝纹、坨纹、角纹、边纹、方纹五种情势。枝纹是完全独立的个体花样,如一支花,一枝鸟,一条鱼,一只蝶等,它用于点补图案中的空稀部位。

坨纹是与周围没有连续、重复的一种较大的独立单位,用几种枝纹依照一定的形式组成圆形、4方形、5方形、菱形等规则和不规则形状。规则形式的坨纹包括向内或向外的辐射式,上下或左右对称的横立式,上下或左右相互调换方向的转换式,绕1基点(面)周围转向的回旋式。坨纹的用处很广,小的可组成花边,大的可用于大幅装饰品中间或单独运用,如被面、枕头、门帘等。

角纹是一种能单独运用或和坨纹等配合组成一个完整的装饰品的图案。它包括两边对称、两角对称、3面对称和自由式几种形式。如在背裙、扇形围裙中作单用角纹;在手巾、被面上作配合角纹。

边纹是依照一定的边周两向延长的图纹。它分为直线和非直线两向延长,又分为对称连续和非对称连续和对称不连续等几种。它可单独应用,如衣裤花边,也用来衬托坨纹。

方纹是由一个基本纹样向周围循环连续组成大的纹图。它有散点式、点缀式,还有些在花段上构图刺绣而成特殊的重叠式。方纹一般用在白衣绣花、衣背花、动物图纹身子的“填心”等,使大面积或局部显出整齐划一的效果刺绣。

苗绣的价值

苗绣技法的艺术价值

苗绣技法的独特,其艺术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在前文中我们已简略记叙了各种技法的不同,在此不再赘述。

苗绣图案的艺术价值

质朴而自由的表现形式是真正的“道法自然”,苗绣纹饰的丰富源于其丰富的精神世界,纹饰有他们对传统的传承,有对自然的模拟,有他们对美好事物的超时空归纳:万物同出一源(蝴蝶妈妈),所有美的事都是被接纳和认可的,所以天与地、山与水、世间万物都可同出一图,可以相互渗透。

苗族以图腾崇拜的方式崇拜着与自己的先祖有血缘关系的动植物,如蝴蝶纹、鸟纹、鱼纹、花和植物。胡蝶妈妈是传说中人类的始祖之一,胡蝶纹是苗绣中使用最多最广,也是最主要的纹饰。苗绣中的胡蝶纹极为丰富,写实的,虚幻的,具象的,抽象的应有尽有,人面、鸟足、凤尾、花翅无奇不生,在其不可替换的装潢功能以外,胡蝶妈妈还庇佑着子孙,她是苗族宗教文化和图腾崇拜的视觉化的呈现,也代表苗族关于世界起源的哲学思想。

龙是汉文化的意味,代表着庄严、权威,具有很强的等级性,在苗绣中也有很多龙纹,但却被肆无忌惮地创造和改写,自由地描绘在衣角裙边。苗龙自由地加上了牛头、凤头、蛇身、鱼身、鸟身、虫足乃至各种植物,苗龙因此有了水牛龙、鸡头龙、鱼龙、蚕龙、叶花、鱼尾龙、蜈蚣龙、人头龙,这些龙少了威严、多了亲近,仿佛就是人们生活中常见的事物。

在这种自由、奔放的思维之下,苗绣的图案形形色色,极为丰富。出现较多、应用广泛的有龙纹、鱼纹、凤纹、鸟纹、蝴蝶纹、角纹、旋涡纹、几何纹和花草纹,只是这些纹样在苗绣中的运用极其自由、变幻多端,其想象力之丰富由此可见一斑。

苗绣的魅力还在于其色采的大胆运用。史书上反复出现过苗族“好五色衣裳”的记载。她们在配色上没有禁忌,她们用红配绿、紫配绿、紫配黑,我们通常认为很俗的色彩搭配,在苗绣中被大胆地使用,达到了夸张而和谐的效果。如黔东南地区苗族盛装的绣片用深红、桔红、天蓝色等刺绣而成。红色大量用于主题花纹上,形成大片色块,再以其它色补边,再由黑色底布衬托。使全部画面十分鲜明和谐,立体感、层次感极强。

苗绣主要用来镶嵌服装的衣领、衣襟、衣袖、帕边、裙脚、护船边等部位,亦可用它来缝制挎包、钱包等。一件布料价格平平的上衣,一条普通夏布制成的褶裙一旦镶上了苗绣,便会光彩夺目,身价百倍。

苗绣显示了苗族妇女高精的工艺水平。近些年来,苗绣这朵艺术奇葩已享誉海内外,成为观赏、收藏的艺术精品。

viagra使用方法

威尔刚找代理吗

印度神油湿巾

标签